雜志內容

MAGAZINE

百年匯豐的“后危機時代”
文/王倩瀏覽次數:
匯豐業績背后暗流涌動,在當前的形勢下,這家百年機構的取舍,將直接影響其未來的走勢。

 

進入2019年的匯豐控股(00005.HK,以下簡稱匯豐)麻煩纏身:高管動蕩、裁員、股價持續下跌……近期,其全資子公司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豐銀行)屢接罰單,先是分行被罰,后是總行被罰。

 

匯豐銀行全稱為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有限公司,是匯豐集團的創始成員。目前在歐洲、亞太地區、美洲、中東及非洲76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約9500家附屬機構,匯豐銀行是匯豐集團在亞太地區的旗艦。

 

匯豐銀行經過集團化運作之后,成立集團控股公司,名為匯豐控股有限公司,此后匯豐集團以匯豐控股名義上市。

 

這個已經經歷了154年的老牌企業,曾經被福布斯譽為“一只會跳舞的大象”,似乎正在遭遇其前所未有的挑戰。行走在岔路口上,匯豐是向左還是向右?

 

多事之秋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行政處罰顯示,北京銀保監局在9月16日發布處罰信息(京銀保監罰決字〔2019〕32號),匯豐銀行北京分行因流動資金貸款未執行受托支付相關規定,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根據《流動資金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中國銀監會令2010年第1號)第三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北京銀保監局于9月9日對匯豐銀行北京分行作出罰款人民幣20萬元的行政處罰。

 

同一個月,香港證監會官網9月10日公告,匯豐銀行因沒有遵守《操守準則》下的電話錄音規定,被罰款210萬港元。

 

2019年對于匯豐來說,是多事之秋。

 

8月5日~9日的一周內,匯豐兩位高管接連離職,包括匯豐史上最年輕的CEO范寧、以及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這讓匯豐股價連續暴跌,下跌至60港元以下。

 

8月5日,匯豐公告稱,其歷史上最年輕的CEO范寧(John Flint)辭任CEO和董事職位,同時改組最高管理層,以應對具有挑戰性的全球環境。同一天匯豐在財報發布會上宣布,今年將在全球范圍內削減不超過2%的工作崗位,即約4000個工作崗位,以縮減成本。

 

4天之后,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宣布離職,黃碧娟卸任之后,匯豐不再設置大中華區行政總裁職位。

 

外界盛傳,范寧與黃碧娟的離職,與“華為”事件有關,匯豐發言人回應稱,其二人的離職,與華為事件無任何關系。但是該傳言持續發酵,匯豐不得不再次發文否認。

 

《商學院》記者就相關問題向匯豐控股方面發去采訪提綱,但是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應。
 

不可否認的是,今年以來,匯豐讓自己陷入了一系列“敏感事件”,這些事件讓它的前景更加不明朗。

 

為了提振股價,匯豐公布,已于9月19日在倫敦證券交易所購入約261.47萬股,每股股份所支付的成交量加權平均價為6.1560英鎊。隨著匯豐回購股票,其股價終于回到了每股60港元。

 

并購起家

 

在香港地區,人們對于匯豐有著特殊的感情。匯豐的股票被香港人比喻為“孤兒寡母股”,意思是獨立撫養孩子的單身母親,如果手中握有匯豐的股票,就足以育兒養老。
 

這足以看出香港人對匯豐的感情。一向以“根植中國的領先國際性銀行”自詡的匯豐,在百年歷史中曾支持了包玉剛、李嘉誠和鄭裕彤等一批知名華商的崛起,在香港發展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公開資料顯示,匯豐的前身是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有限公司。1953年,掌舵人邁克爾·特納決定改組匯豐銀行,以集團化方式進行運作,其第一步是于1955年在美國加州成立集團首家公司加州匯豐銀行,并于1959年成功完成該行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收購,收購對象是有利銀行和中東英格蘭銀行。

 

1965年匯豐銀行收購恒生銀行的控制性股權。在進入美國收購之前,匯豐銀行還是一家亞洲銀行。

 

轉變從收購美國海豐銀行開始,匯豐銀行 1978年入股美國海豐銀行,但是由于種種問題,這項收購于1980年才最終完成,并且在7年之后匯豐銀行對其全資控股。

 

自此,匯豐銀行的對外收購腳步從未停止,英國米特蘭銀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銀行等等,都被匯豐銀行納入旗下。匯豐銀行的擴張,不僅局限在銀行的收購上。1984年匯豐銀行收購了倫敦最大的三家股票經紀公司之一——詹金寶公司29.9%的股份,1986年匯豐銀行收購了其全部股份。

 

1991年之前,匯豐控股僅在倫敦、中國香港兩大證交所上市。1999年其收購了美國利寶集團并將其改組成美國匯豐后,以存托證券形式在紐約證交所上市。2000年在完成對法國商業銀行的收購并將其改組成法國匯豐后,在巴黎證交所掛牌;2004年收購百慕大銀行后,在百慕大證交所上市。

 

快速的擴張讓匯豐銀行的隊伍迅速擴大,這種擴大,又帶有著某種烙印。在1984年的一份報道中有這樣的描述:“各地的匯豐銀行總是認為自己在每一個特定市場都有著獨特的‘銀行聯邦’身份,多多少少有一種獨立于香港總部之外實行自治的感覺。”

 

管理遭挑戰

 

并購讓匯豐快速擴張,其業務范圍也不斷擴大,但并購的管理后遺癥,也為它日后遭遇的麻煩,埋下了伏筆。

 

擴張之后的匯豐全球業務涵蓋個人理財、工商業務、環球銀行與資本市場業務、私人銀行業務以及其他業務領域。快速擴張后的匯豐,公司變得臃腫、管理的有效性受到挑戰。

 

匯豐在中國內地的金融業務主要是吸收存款、放貸,而匯豐銀行在其他地方則是混業經營,業務紛繁復雜,比如匯豐在阿根廷開展了汽車保險業務,在美國開展了次級信用卡業務,在香港開展了企業銀行業務。

 

瑞銀證券分析師認為,有時候多元化也是一種劣勢,當市場狀況惡化的時候,匯豐某種程度上暴露在所有的風險之下。
 

根據匯豐官方認可唯一一部企業傳記《獅子銀行》記錄,2012年時任集團執行總裁的歐智華在向一個議會委員作證時承認,這些業務之間,沒有多少相同的地方,你不可能從系統中獲得任何規模效應,也不可能實現統一風險平臺的目標。
 

管理這些業務,成為最大的挑戰。據了解,經過長期的發展并購之后,匯豐最終將區域管理分治定為管理模式。在歐智華接替執行總裁的2008年以前,匯豐當時的管理者認為,基于本地知識的重要性,讓派駐本地的行政總裁擁有本地的業務經營權,可以自由確定產品和服務,除了企業銀行、投行和資本市場之外,對于其他業務板塊擁有最終決定權,是最有效利用人員優勢的一種管理模式。
 

但是隨著匯豐的不斷擴張,尤其是收購的一些銀行本身并不符合匯豐本身的合規規定,且本地行政總裁被賦予強大權力時,匯豐的合規管理變得愈加挑戰。
 

比如匯豐收購的墨西哥國際銀行,在合規管理上并未真正執行總部所指定的合規經營規則,讓匯豐控股陷入了洗錢危機中。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調查了2006年到2010年匯豐在美國和墨西哥的業務經營活動,發現匯豐沒有發現并制止通過美國金融系統進行的發洗錢行為。因為這些缺陷,墨西哥販毒集團得以將數額巨大的毒資洗白。

 

2011年,墨西哥政府指控匯豐違反《反洗錢法》,認為其旗下銀行在反洗錢措施上存在缺陷,對匯豐罰款3000萬美元。

 

該事件發生于匯豐收購墨西哥銀行8年之后,墨西哥匯豐銀行被指控銀行的反洗錢計劃不能完全符合匯豐在反洗錢方面制定的標準。

 

時任匯豐合規部門負責人的戴維·巴格利在提交給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的證詞中反思,集團在倫敦的合規職能部門反映了匯豐整體的全球企業架構——它是由世界各地附屬機構組成的國際聯盟,隨著匯豐的足跡由于這些收購而遍布全球,匯豐的架構演變成一個很小的全球經營中心,而各地無數服務機構擁有相當高的經營自主權,集團合規部門更多地起到了咨詢的作用,最終的權力和決策掌握在每一個集團附屬機構本地管理團隊手中。

 

盡管歐智華接替集團行政總裁之后,加大了反洗錢的力度,并在全球機構推行統一的風險偏好和簡化控制架構,對匯豐的組織架構進行改革,由全球業務負責人掌控所有的業務經營活動,并與財務、法務、風控以及合規部門通力合作,將所有信息匯集于中心。但是此類事件的發生依然不在少數。

 

資料顯示,2014年,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以匯豐操縱操縱全球外匯交易市場將其處以罰款6.18億美元。2015年,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匯豐瑞士分行在2005年至2007年間,協助10萬名客戶避稅及隱藏高達千億美元資產;過去十年間至少四次用戶數據的泄露事件等等。

 

業績承壓

 

2019年6月30日,匯豐發布了其半年業績。列賬基準除稅后利潤同比增加18.1%,達99.37億美元。其中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業務的經調整收入下跌3%。匯豐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元區的利率下跌及地緣政治問題將會持續影響其主要市場。歐洲市場方面,集團上半年在歐洲區列賬計準除稅前利潤為虧損5.2億美元。根據匯豐的裁員計劃,其裁員從歐洲開始。

 

事實上,在2008年匯豐深陷美國次貸危機之后,匯豐的業績便如過山車一般。年報顯示,2011年匯豐控股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較2010年上漲約15%。2012年,這一數據下跌了6%。2013年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同比上升9%,但2014年又轉而下跌17%。

 

2014年財報顯示,匯豐全年凈利潤大幅下降,主要由于該行仍舊面臨有關其通過旗下瑞士部門幫助客戶避稅的指控。

 

歐智華曾發表聲明稱,盈利表現令人失望,但盡管第四季度仍舊面臨著艱難形勢,與此前三個季度相比則已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對比匯豐2014年~2016年的業績報告,其列賬基準收入分別為:除稅前利潤為186.8億美元、188.67億美元、71.12億美元。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方面,更是斷崖式下跌:2014年、2015年、2016年分別為131.15億美元、126億美元、12.99億美元。

 

在匯豐2016年的業績報告中,列賬基準收入為480億美元,同比下降20%,除稅前利潤為71.12億美元,同比下降62%,母公司股東應占凈利潤為12.99億美元同比下滑90%。

 

匯豐在當年的年報中解釋稱“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減少至71億美元,反映多個重大項目的影響,當中包括歐洲環球私人銀行業務的商譽減損32億美元、達標支出31億美元、指定以公允值列賬之本身債務因信貸息差變動而產生的18億美元不利公允值變動,以及出售巴西業務的影響。2016年匯控的股東應占溢利下跌81.7%至24.79億美元。”
 

其2016年年報顯示,其凈利息收益率占比達到50%,這也就意味著利息收入是其主要的盈利來源。事實上,銀行最簡單的盈利模型也是利息收入,凈利息收益=資產規模*凈利息收益率。

 

但是2008年的全球經濟危機過后,世界各國為了挽救經濟增速,開始不斷降息,銀行凈利息收益率不斷下行。匯豐的凈息差由 2009 年的 2.94%下降至 2016 年的 1.73%。
 

事實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匯豐首當其沖深陷美國的次貸危機中,其利息收入開始不斷減少。

 

2015年匯豐開始調整策略,加速處置非核心業務,壓縮風險資產規模。 比如退出部分地區市場(如巴西等),出讓平安、興業銀行等的股份,重新專注于銀行本業。但是2015年的稅前凈利潤依舊以下滑結束。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匯豐的支出中,其中達標支出一項從無到有,直接支出9億美元,2016年的達標支出直接增長到31億美元。

 

所謂達標支出,是匯豐應對各國不斷加強的監管而支出的費用。如前述所言,通過并購成長起來的匯豐,因為管理的不同步,造成了地方各自為政。雖然歐智華上任時對這種制度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但是其因為管理制度的后遺癥所引起的合規問題,仍然讓匯豐不得不為其買單。

 

從匯豐最新的財報數據來看,2019年第二季度,亞洲地區貢獻了匯豐銀行66%的利潤。在亞洲地區稅前收入47.73億美元中,其中中國香港貢獻了31.64億美元,中國內地稅前收入為7.95億美元。2018年,亞洲貢獻了匯豐控股91.7%的利潤。

 

分析人士認為,隨著香港經濟環境受損,匯豐在香港的業績會受到影響。

 

申萬宏源8月6日發布公告稱下調匯豐控股評級至中性。公告顯示基于基本面前景趨弱,其下調公司2019~2021年EPS(每股收益)至0.64美元/0.65美元/0.67美元,對應同比增速分別2.2%/1.7%/2.1%。目前公司對應0.96倍2019年PB(市凈率),其給予匯豐19年目標市凈率1.0倍,目標價63.76港元,對應5%的上行空間,下調評級至中性。

 

申萬宏源認為,一方面,在全球經濟和政策不確定性日益增強的背景下,公司貸款增速和資產質量將持續承壓;另一方面,由于美國提前啟動降息并促使多國央行跟隨降息,公司資產收益率將持續下行,并導致凈息差進一步收窄。

 

這不是匯豐今年遭遇的第一次評級下調。

 

在今年年初,摩根大通發表研究報告稱,其對匯豐控股是否能達成2020年有形資產回報率11%之目標仍存疑,由于港美息差擴闊、加息預期降溫、股票市場波動、環球經濟轉弱、成本管控令市場失望,及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穩定性,故摩通降匯控投資評級,自“增持”降至“中性”。

 

花旗則直接給出“沽售”的評級。花旗在其發布的報告中認為,匯豐的前景具挑戰性及環境復雜,因此直接給出“沽售”的評級。花旗認為,匯豐的成本控制、資本情況和新一輪回購股份表現不及市場預期。

 

美銀美林認為,香港同業拆息處于較高水平,匯豐未來增長將有挑戰。因此其給予匯豐目標價為7.06英鎊/67.21港元,評級“中性”。美銀美林同時認為,2020年匯豐控股將不會有10億美元的回購計劃。

 

如今,匯豐業績背后暗流涌動,在當前的形勢下,這家百年機構的取舍,將直接影響其未來的走勢。

 

2019-09-27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