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志內容

MAGAZINE

中國金茂:險資入局能否激發新活力
文/陳淑文 胡嘉琦 朱耘瀏覽次數:
2013年至2018年實施混改的央企子企業中,混改后實現利潤增長的企業超過七成。

 

201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國走過了“不平凡”的發展歷程,經濟飛速發展,活力涌現。中國經濟正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

 

作為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柱,國有企業在中國經濟70年發展歷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何持續不斷讓國有企業煥發活力,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決定》提出,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是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有利于國有資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競爭力,有利于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2014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進一步提出“加快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國企民企融合成為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重頭戲。

 

自此,“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國有企業中陸續展開。中國聯通、中國金茂、中交集團、沈機集團、奇瑞控股等多家央企及地方性國企積極參與混改工作。

 

引進險資

 

“混改”涉及電信、地產、汽車、重機等各個領域。房地產領域近年來迎來大發展的時代,也是受政策調控影響最大的行業,房地產領域央企的“混改”一直備受關注,中國金茂就是其中之一。
 

“中國金茂的全面市場化是中化集團的一個改革方向,所以關于金茂混改還將繼續進行。”中國金茂首席執行官李從瑞在2019年中期業績會上表示,“中國金茂不管怎樣混改,中化集團保持中國金茂控股股東的地位是不會改變的。”

 

中國金茂依靠央企背景獲得市場競爭的優勢,又擁有相當靈活的市場化,看似魚與熊掌可兼得。

 

但投資者并不這樣認為。里昂證券指出,金茂中期盈利遜預期,需至2020年完成混改或以后才見成效。

 

某證券從業人員告訴《商學院》記者,正是有經營困難,才會引進戰略投資者。今后會不會出現股權之爭,經營模式會不會有變化,政策會不會有影響等等,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金茂的“混改”箭在弦上。財經評論員嚴躍進指出,房地產盈利機會大,往往是很多央企不愿意退出的一個原因。尤其是房地產市場雖然有時候有低谷和波動,但絕大多數情況下依然是比較活躍的,所以這會影響央企退出房地產業的積極性。如果后續改革推進,第二梯隊的地產業務會被第一梯隊所兼并,這是大趨勢。此前中航地產的動作就體現了這一點。總體上說當前很多第二梯隊的房企或患有焦慮癥,因為總體上已經出現了被并購的態勢。對于“混改”,部分央企要剔除懶惰的行政之風,在投資拿地等方面要有力度,這樣才能夠實現高周轉和規模的擴大。

 

這幾年地產業務的重組實際上是為了促進央企更好更快地發展,尤其是一些民企類的地產企業崛起,對于央企有一定的壓力,重組既是為了資源整合,也是為了提高企業競爭力。

 

央企地產業務的優勢在于融資成本相對不高,所以投資的盈利空間較大,但是高周轉等概念不深入,往往在規模擴張方面會比較滯后。

 

一個最大的差異在于央企的投資受到了較大的審核和約束,而民企反而比較自由,所以這也會對相關企業的投資策略形成較大的影響。

 

對于類似大而不強的矛盾,實際上要從兩方面進行。第一是重組的過程中需要不斷加大公司治理模式轉變的節奏,尤其是要積極引入外部機構投資者,其對于此類央企的地產業務發展會形成一個較大的約束和監督;第二是強化考核制度,對于一些發展效益不好的地產業務,將施加各類新的約束。

 

2019年7月,中國平安87億港元入股金茂,這曾一度讓金茂成為地產資本圈關注的焦點。

 

此次交易完成后,中化集團股比由49.7%降至35.1%,仍是金茂第一大股東;平安持股15.2%成為第二大股東;新華保險持股維持9.18%。

 

本次交易也使得中國金茂的董事會席位產生了變化,平安將提名一名非執行董事候選人及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候選人。

 

作為央企中化集團旗下的房地產平臺,金茂從十年前就踏上了混改之路。用金茂自己的話講:“我們這算是國企中的民企,央企中的外企。”

 

時間追溯到2009年,金茂(當時名為“方興地產”)就進行過一次配股。資料顯示,控股股東中化集團以2.52港元的配售價,向不少于6名獨立機構投資者配售7.69億股舊股,并認購4.61億股金茂新股,完成后中化持股量由69.74%降至62.87%。

 

2015年,金茂以每股2.73港元的價格向新華人壽、新加坡主權基金GIC、私募基金華平投資以及新鴻基地產前主席郭炳湘控制的Dynasty Hill,配售16億新股。

 

2018年,金茂通過先舊后新的方式進行配售,大股東中化集團將其持有的8.43%金茂股票,配售予不少于6名獨立的專業機構或個人投資者后,再認購與配售同等額的新股。交易完成后,大股東中化集團的持股比例將由原來的53.95%攤薄至49.7%。

 

《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要“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實現從“管企業”到“管資本”的轉變。至此,國企改革再次被推到輿論風口。

 

中國金茂也到了混改2.0階段,該階段中,國有股權下降到了50%以下,國資在董事會的影響力也持續下降,但仍然是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中化集團在中國金茂的持股從49.7%下降至35.1%,是否表明中化集團愿意給予金茂更多自主經營的空間,同時保持一定的管理距離?這是否也可能是中化集團未來或弱化對中國金茂的支持和所承擔義務的一個信號?平安的此次戰略投資,以及其將向中國金茂董事會提名一名非執行董事和一名獨立董事,可能會促使金茂更加側重增長和股權回報。

 

“平安派的是非執行董事,獨董不是他派的,是他推薦,由公司董事會來聘。”李從瑞解釋,對于中國金茂,平安扮演的角色是財務投資者,不參與具體的經營管理。

 

不久前召開的中國平安2019年中期業績會上,集團總經理任匯川也曾對平安入股多家房企作出回應:平安不做房地產公司門口的“野蠻人”,不會參與公司實際經營管理。

 

業內專家、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也向《商學院》記者分析稱,房地產屬于資金密集型行業,在當下房企融資不斷收緊的環境下,房企與金融機構聯手強聯合,一來有利于房企的發展,二來可為金融機構帶來更為可觀收益。因此,平安入股房企更多是從投資角度來考量,較少會干預房企的直接經營活動。不過如果持股達到一定比例,則其進入董事亦順理成章,但并不代表會對企業正常經營帶來影響,更多是從戰略層面進行影響。

 

《商學院》記者注意到,近段時間,以平安為代表的險資,頻頻入局地產企業,不光金茂,碧桂園、華夏幸福、融創等第二大股東亦是平安,同時平安還重倉金地、綠地、華潤、保利地產等多家上市房企。對此,張波稱:“平安雖然表面上并不直接從事房地產開發業務,但通過金融手段深度融入房地產開發市場。尤其是在近幾年房企融資壓力增大的背景下,各大房企更是主動尋求戰略投資方,這也讓平安的投資更為順風順水。可以說,金茂此次引入平安一方面是自身規模化擴張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平安看好金茂未來長期發展。”

 

上述證券從業人員表示,地產引險資為資金背書,長期利率走低,險資投資地產收租固定收益為主,兩者各有所需,但是地產金融內部利益難互動。

 

市場化是關鍵

 

在9月18日國務院國資委召開的“深化改革添活力 砥礪奮進新時代”媒體通氣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翁杰明披露了一組數據:目前有三分之二的中央企業引進了各類社會資本,半數以上的國有資本集中在公眾化的上市公司,各省區市混合所有制企業戶數占比達到49%,2013年至2018年實施混改的央企子企業中,混改后實現利潤增長的企業超過七成。
 

中國金茂只是近年來眾多國企加速混改的一個縮影 ,早在2002年,復星集團就開始了混改,總共參與混改項目有 30多個,其中控股的有 9家,參股的 20余家。包括國藥控股、青島啤酒、豫園股份、三元食品等,其中大多數混改的企業都取得了很好的發展。 在2019年2月份的亞布力峰會上,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開誠布公地闡述了自己對于混改的看法——混改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對“國有資產流失”的擔心,“其實民營企業說得少,但心里也在想,也怕自己的資產流失。”郭廣昌直言。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理事長肖金成提出,混改最大的難點是國企和民企均無積極性,政府只能拉郎配。那么如何保證資產作價,調動國企和民企的積極性,肖金成建議,應建立國有資本經營機構作為連接國企和民企的中間環節。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認為,混改本身也涉及到資金投入和股權獲得等內容,所以要鼓勵相關社會資本進入,那么承諾多大的收益率等是最關鍵的。往往很多參與混改的企業,后續經營效益不高,所以往往也會影響類混改的評價。實際上,現階段推行的混改大多是行政推動型,部分企業本身沒想好,混改也僅僅體現為注資等方面,對于企業未來的經營發展等其實沒有太多的考慮,這會影響混改的效益。

 

翁杰明指出,開展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員工持股試點,發揮了激活機制、留住人才的作用,更多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也正在加快建立。數據顯示,45家中央企業控股的91戶上市公司實施了股權激勵,實施股權激勵一年以上的企業營業收入平均年均增長率達到16.7%。24家中央企業所屬科技型子企業的104個激勵方案經集團公司審批后正在實施,激勵對象人均收入增幅達到14.9%。

 

“國有企業發揮‘頂梁柱’作用,有力推動了中國經濟強勁有力發展。”翁杰明說。

 

“混改”是一場“馬拉松”,現在才剛剛開始,“混改”過程中遇到的新問題,新挑戰,《商學院》也將持續關注。

 

2019-09-27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