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志內容

MAGAZINE

曠視搶跑,IPO可否破解盈利難題
文/李曉光 石丹瀏覽次數:
曠視科技搶跑“計算機視覺四小龍”,目前估值40億美元,半年虧損52億元。

 

靴子終于落地。

 

2019年8月25日晚間,人工智能企業曠視科技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說明書。此前不斷有傳聞稱曠視科技將登陸二級市場,曠視科技均未作出明確回應。

 

在業內,曠視科技與商湯科技、云從科技、依圖科技并稱為“CV(計算機視覺)四小龍”。一級市場上,它們也是炙手可熱的人工智能公司。

 

無論是從融資速度、還是從融資規模來看,商湯科技無疑是“四小龍”中走在最前面的,但如今AI第一股的稱號,似乎要被曠視科技收入囊中。

 

公開資料顯示,曠視科技成立于2011年,是以計算機視覺起家,初代產品Face++是可以提供一套人臉檢測、人臉識別、面部分析的視覺技術服務。

 

2019年1月,曠視科技發布了自主研發的深度學習架構Brain++,它是整個曠視科技的底層架構,為算法訓練和模型改進提供算法支持。

 

據了解,Brain++具體包含人工智能基礎架構 (Brain++ Infrastructure)、人工智能計算與數據平臺(Brain++ Platform),與核心的人工智能訓練與推理引擎(Brain++ Engine)。

 

成立八年來,曠視科技先后融資超過12億美元,在D輪融資后,曠視科技估值已達40億美元。根據招股書信息顯示,阿里系持股占比29.41%。

 

針對曠視科技為什么選擇在港股上市以及后續發展規劃等問題,《商學院》記者向曠視科技方面發去采訪函,對方回應稱“公司正處于靜默期,不便接受采訪。” 

 

半年虧損52億元?

 

一家企業一旦上市,就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了,曠視科技提交的招股書終于使得外界窺探出其“廬山真面目”。
 

從招股書來看,曠視科技保持著高速的增長。2016年至2018年收入分別為6780萬元、3.132億元、14.269億元,復合增長率為358.8%。2019年上半年收入為9.49億元,同比增加211.1%。
 

營收不斷增長的背后,虧損也在加劇。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曠視科技對應的虧損分別為3.43億元、7.58億元和33.52億元。

 

尤其在2019年上半年,其虧損額度達到了52億元。有著這樣的財務數字,外界自然又將曠視科技與“流血上市”聯系在一起。但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

 

在招股書中,曠視科技提到,大幅度的虧損主要是由于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及持續的研發投資造成。
 

“按公允價值計量且變動計入損益的金融資產的公允價值變動,是指按公允價值計量且變動計入損益的投資公允價值變動所產生的收益或虧損,包括: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以及衍生金融工具公允價值變動。”曠視科技在招股書中解釋。

 

在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曠視科技按公允價值計量且變動計入損益的金融負債公允價值變動分別為2.392億元、5.894億元、30.453億元。在2019上半年,該項為51.214億元。

 

如果剔除此項因素的影響,曠視科技2018年的經調整凈利潤為3220萬元,2019年上半年經調整凈利潤為3270萬元。簡單來說,曠視科技的虧損并非是企業經營性業務造成的。

 

根據招股書數據顯示,曠視科技在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分別在 65.2%、64.6%。那為什么在營收的高速增長之下,曠視科技的利潤卻保持在較低的水平呢?這還要歸結于曠視科技巨大的研發成本。
 

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表示,研發成本高是當前人工智能企業普遍面臨的一個問題。

 

據了解,曠視研發開支自2016年的7820萬元增加至2017年的2.05億元,在2018年進一步增加至6.13億元,分別占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總收入的115.3%、65.6%及43.0%。

 

曠視科技研發開支由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2.35億元增至2019年同期的4.68億元,分別占該等期間總收入的76.7%及49.4%。

 

在招股書中,曠視科技稱,預期研發開支會持續增加。“倘若我們未能錄得充足收入及管理開支,我們日后或會繼續產生重大虧損,未必能實現并保持盈利。”曠視科技在招股書中寫道。

 

如何破解盈利難?

 

自“阿爾法狗”(AlphaGo)完勝人類圍棋頂尖高手后,有關人工智能及人工智能應用的討論就從未停歇。一時間,貼著人工智能標簽的項目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盡管估值一漲再漲,但人工智能企業始終躲不過盈利難的困境。 在楊歌看來,這主要是由于兩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人工智能產業鏈條太長;二是消費者對人工智能認識不足。

 

“從理論研發、理論與技術結合、技術和工藝結合、調試工藝形成一個可用的模塊、模塊組裝,到模塊形成項目體系,再到項目體系商業化,人工智能是一個極長的產業鏈條。 ”楊歌表示。

 

因此,人工智能企業很難在商業化上做到立竿見影。另一面,大眾目前對人工智能沒有形成清晰的認知,需要企業去花費精力教育市場,進一步拉長了變現的周期。
 

那么曠視科技的營收又從哪里來呢?

 

根據招股書顯示,曠視科技的收入主要來自個人物聯網解決方案、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以及供應鏈解決方案。

 

從每一個細分領域來看,消費電子的收入來源主要分為線上認證和智能個人設備。

 

線下認證主要為用戶金融服務、互聯網打車等場景,進行人臉識別和身份核實。根據灼識報告顯示,預計線上認證的市場規模將由2018年的3億元增至2023年的17億元,依舊處于較低的水平。
 

因此,智能個人設備成為營收的重點,主要包括與智能手機、汽車及其他智能個人設備有關的計算機視覺應用。

 

城市物聯網是2018年國內計算機視覺最大的垂直細分市場,原因在于較早的商業化和政策支持,主要包括用于公共安全、運輸安全、交通管理、智慧社區及各種其他相關商業用途的計算機視覺解決方案。在這一領域,曠視科技的定位是提供軟硬件服務的上游企業。

 

供應鏈管理這一業務本質上就是根據客戶的需求,賦予機器人自動處理揀選、搬運、分類及裝貨的能力。
 

根據收入構成來看,曠視科技的營收主要來自城市物聯網領域。2019年上半年,曠視科技來自個人物聯網解決方案、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以及供應鏈解決方案的收入,分別為2.08億元、6.94億元、4696萬元。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貢獻的收入占比達到73%。

 

從市場規模來看,城市物聯網也是最具增長潛力的市場之一。根據灼識報告顯示,中國智慧城市及社區管理垂直領域市場規模預計將由2018年的144億元增至2023年的1334億元,復合年增長率達到56.1%。 
 

在這樣一個極具前景的領域,曠視科技未來的收入占比會不會繼續增長呢?曠視方面并沒有回復記者的采訪。

 

曠視科技會何去何從?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擁有592家人工智能企業。其中,計算機視覺與圖像領域企業數量為146家,占總數的24.7%,占比最大。

 

“對于所有計算機視覺類人工智能公司來說,如何通過產品自身的價值勢能撬動足夠多的系統集成商作為渠道,從而打穿客戶的終極應用場景是關鍵。”九軒資本創始合伙人劉億舟向《商學院》記者說道。

 

在他看來,計算機視覺企業最終市場表現如何,不僅取決于其自身的價值確定性,更取決于其下游系統集成商制定全方位解決方案的落地能力。

 

“這個領域的創業者,往往具備上游能力(技術壁壘)而缺乏下游服務的能力和認知,所以容易膨脹和趟坑。”劉億舟進一步表示。
 

目前,曠視科技的商業落地場景主要包括三個領域:安防、金融、移動,顯然這些落地場景是不足以支撐曠視科技發展的。未來,曠視科技需要找到更多的落地場景。

 

根據中科高服《2019 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接近570億元。其中,安防市場份額最大,占比高達53.8%。

 

因此安防這條賽道也最為擁擠,國內所有定位“人工智能+物聯網”的公司幾乎都有參與,它也是曠視科技營收的主要來源。

 

公開資料顯示,在這一領域,海康威視、大華股份等已經占據了主要的市場份額。與這些傳統勢力直接競爭,對于曠視科技來說,并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

 

而進入安防市場的跨界巨頭也越來越多,2018年華為正式進軍安防領域,并宣布三年內把安防業務做到全球第三。憑借雄厚的資金、技術優勢,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推出了“ET城市大腦”項目,另一巨頭的騰訊推出了優圖(優圖是騰訊旗下的機器學習研發團隊,專注于圖像處理、模式識別、深度學習。在人臉識別、圖像識別、醫療AI、交通、OCR等領域積累了領先的技術水平和完整的解決方案),安防領域的競爭勢必會更加激烈。

 

已經提交招股書的曠視科技,會如何應對這一系列難題,《商學院》也將持續關注。

 

天九說:人工智能是“星辰大海”,但跨越之路布滿荊棘
 

當下,“人工智能”是最火熱的領域,也是未來科技發展的重要方向。它正帶來技術、公司組織、產品等等多方面的影響。
 

AI正變得無處不在。
 

作為炙手可熱的人工智能“四小龍”之一,曠視科技預備IPO的消息無疑是一劑“強心針”。一旦它順利上市,將會成為在港股上市的首家人工智能企業。這樣的消息既讓更多在此賽道上“奔跑”的年輕創業者堅定了信心,也讓人工智能技術落地商業化成為可能。
 

不過,這需要等到曠視科技成功IPO,且能守住40億美元的估值,否則,不僅會影響曠視的市值,更會帶來資本市場對此類人工智能企業價值的再次評估。
 

目前,曠視科技的商業落地場景主要包括:安防、金融、移動。根據艾瑞咨詢《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研究報告》顯示,在2018年中國人工智能賦能實體經濟各產業份額中,安防的占比超過一半,其次是金融的15.8%。根據中科高服《2019 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接近570億元。其中,安防市場份額最大,占比高達53.8%。
 

但這條賽道上不只曠視,安防作為目前AI最大的應用領域,人工智能“四小龍”都已入局。另外,這一領域還有諸如海康威視、大華股份等,“跨界”玩家有諸如阿里、騰訊等這樣的互聯網巨頭。與這些企業直接競爭,曠視需要準備好足夠的資金和“戰斗力”,這對曠視來說,前路并非坦途。
 

在資本市場上, “賺到錢”和“資本的耐心”誰會勝出,我們也拭目以待。

 

2019-09-27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