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特刊 | 余淼杰:何謂中國經濟之韌性
文/陳茜瀏覽次數:10000
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結合,摸著石頭過河和頂層設計相結合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在理論自信方面的具體體現。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間,中國經濟經歷了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原來封閉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經濟發展到今天富強、文明、獨立、開放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一歷史巨變,四個自信起到非常重要的指導作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北大博雅特聘教授余淼杰談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如是說。

 

“四個自信”成就中國模式 

 

第一,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工業建設,從“一五”開始就將有限的資源,重點投向工業部門。近30年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建立了獨立的完整的工業體系,后續發展為門類齊全、品種完備、體系完整的工業體系,這為改革開放40年的經濟騰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1978年推行改革開放,實現了經濟騰飛。期間我國政策制定有兩個特點,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結合,以及摸著石頭過河和頂層設計相結合。這也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在理論自信方面的具體體現。

 

在改革開放的初期階段,結合我國經濟要素的稟賦條件,我國采取出口導向型發展模式,通過承接東亞“四小龍”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發揮比較優勢,創造了大量的社會財富,實現了經濟的起飛。

 

新世紀初,我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通過深入地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采用加工貿易的形式大量出口資本密集型產品,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有利于提升企業全要素生產率、提高產品附加值、實現在產業鏈上的不斷爬升,中國經濟得以迅速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提出,從理論上豐富了我國對社會主義的道路建設的認識。由此,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是三位一體,在指導我國市場經濟發展的實踐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同時,在發展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建設的同時,我們也重視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特別是社會科學領域,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的講話明確指出,我們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底色,結合中國的實際,在哲學社會科學領域做出理論創新,做到“文化自信”。

 

第三,我國在發展過程中沒有照搬西方國家的發展模式,而是根據本國的實際國情,因地制宜,進行改革開放,兩條腿走路。這一舉措創造性地發揮了社會主義的內涵和外延,建立了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避免照搬西方經濟學理論應用到中國后可能產生的“淮南為橘,淮北為枳”的現象。

 

最終,中國成功由一個落后封閉的經濟體變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球最大的貿易國,以及全球最大的外匯儲備國家。這一經濟發展速度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絕無僅有,并且有望在短期內成功避免“中等收入國家陷阱”進入高等發達國家行列??梢?,“四個自信”對經濟發展的貢獻有著重要理論指導意義。

 

同時,余淼杰認為,中國道路、中國模式、中國探索對廣大發展中國家有著豐富啟示。中國的成功是可以復制的。當然,由于不同國家國情不同,具體的政策不宜直接復制,但中國的發展理念、中國的發展模式可以借鑒。中國經濟發展的經驗成功地驗證了發展中國家可以發揮后發優勢,實現經濟騰飛,彎道超車。這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成功模式,也是中國經濟發展對世界經濟的突出貢獻。

 

順勢而為,積極應對內外變局

 

伴隨著改革開放進程中宏觀環境不斷改善,不可忽視的是中國涌現出眾多優秀的企業。得益于這些商業實踐者,讓中國市場經濟煥發活力。這些至今依然繁榮發展的企業有著許多共同特征。

 

余淼杰指出,第一,成功的企業都是因為有一批卓越的企業家、管理層;他們成功地發揮了企業家才能,能夠帶領企業不斷前進。第二,能夠通過降低成本、開拓市場、提升產品質量等途徑,發揮企業核心競爭優勢,提升企業全要素生產率。第三,能夠把握好大局方向,抓住市場擴大機遇,積極融入全球經濟貿易一體化,調整產業布局。

 

中國作為新興經濟體以和平發展的方式,改變著世界經濟格局,也對全球治理機制提出新的挑戰。面對這些挑戰,余淼杰認為,中國企業應做好三點:

 

第一,積極保持在發達國家的市場份額,特別是歐美市場。盡管中美貿易摩擦不斷發酵,但是,中國出口型企業有望通過自身努力減小、甚至克服消極影響。所以,中國企業應該通過各種措施降低成本,努力拓展美國貿易機會,而不應消極應對,甚至主動放棄。

 

第二,企業更應積極主動開拓發展中國家市場,特別是新興工業國家,比如除中國以外的“金磚四國”。2018年,中俄雙邊貿易總額突破1071億美元,同比增長24%,占同期我國進出口總值的2.3%。如果中國和俄羅斯、巴西、印度的貿易規模都能達到2.1%到2.3%左右,加在一起將近7%。積少成多,積小成大,拓展新興市場的機會不可小覷。

 

第三,企業應充分利用貿易協議,積極聯接與中國已建立比較友好合作關系或者已經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地區或國家。主要是依托東盟十國,拓展《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涉及到的日本、韓國、新西蘭、印度、澳大利亞等15個國家的經貿合作,提升經貿總額。開展與“一帶一路”國家的經貿往來,及直接投資等。

 

盡管海外勞工成本比較便宜,但是缺乏如中國一樣的完整配套產業體系。對于資本密集型產業并不建議向海外投資轉移投資,而應向中西部等內陸地區轉移,沿海地區產業實現騰籠換鳥,轉型為技術密集型產業,甚至成為總部中心。

 

不斷創新,擴大國內市場,發揮中國經濟韌性

 

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驅動經濟向前的動力在發生變化。余淼杰指出,之前以出口導向的發展模式正在轉變為以培育內需、擴大市場為主的消費推動模式。
 

在這一客觀環境下,全球貿易的一體化加深,中國正在擴大進口,國內的企業面臨著更激烈的競爭。中國企業需要加大創新研發投入,提升產品質量,努力實現產業升級。通過在崗培訓或者在校培訓來提升企業員工生產率,從而整體提升企業全要素生產率,提升核心產品競爭力。

 

相對于西方某些發達國家,我國企業在某些核心技術掌握上還有差距,但西方某些發達國家可能會因為之前的技術優勢,而習慣性沉迷于成熟的技術、成熟的工業業態;相反,在全球經貿一體化的時代,我國企業可以在新業態的發力、新動能的轉換上不拘于之前的技術形態,有望通過彎道超車,借助“蛙跳”發展,發揮后發優勢。

 

在內憂外變的挑戰中,余淼杰認為,中國經濟依然非常有韌性,在這一次的中美貿易摩擦中得以充分體現。

 

他指出,中國經濟最大的競爭力在于擁有非常強大的國內市場。從2001年加入WTO到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我們的發展主要得益于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以不斷擴大的出口市場規模來拉動經濟增長。到今天,中國擁有4億多中等收入群體,國內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成為全球很多產品的最大消費市場。這個相對統一、消費能力巨大的國內市場是中國經濟韌性的主要體現。

 

“只要中國企業專注于創新,降低地區貿易壁壘,推進貿易便利化,中國經濟的韌性隨著時間推移更能顯示出來。”余淼杰說,這也是“四個自信”中道路自信對市場發展產生的指導意義。

 

2019-09-26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