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

HOT NEWS

PayPal借道“海航系”入華, “鯰魚”或掀跨境支付波瀾?
文/呂笑顏 石丹瀏覽次數:10000

 

謀求中國支付牌照多年的PayPal,終于正式進入中國,成為首家進入中國的外資支付機構。

 

日前,國付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國付寶”)發布公告稱,中國人民銀行批準國付寶股權變更申請,美國支付巨頭PayPal”通過旗下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國付寶實際控制人并進入中國支付服務市場。

 

此次PayPal成功進入中國市場,是中國支付行業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易觀智庫分析師王蓬博認為:“此舉是中國支付行業乃至金融行業開放加速的標志。”

 

不過,在當前國內第三方支付這條擁擠的賽道上,支付寶、微信 “雙寡頭”格局固若金湯,獲得牌照后的PayPal似乎已難以與兩巨頭正面較量,此時這條大“鯰魚”進場將如何尋得自己的定位和份額,是否能改變現狀?

 

針對在中國市場的定位以及采取哪些發展策略,《商學院》記者通過多方聯系PayPal、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及國付寶方面均未果,隨后記者向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及國付寶方面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金融業對外開放節奏加快,PayPal趁勢借道“海航系”入華

 

擁有全球最大規模支付市場的中國,外資巨頭企業們始終緊盯機會切入。如今,外方資本控股國內支付機構,正從限制變為可能。

 

此次PayPal通過間接控股的方式,成為國付寶的實際控制人,并借此拿下國內支付牌照,而成為第一家進入中國的外資支付機構。在此之前,英國的World First就曾傳出即將成為第一個進入中國的外資支付機構,但隨著World First被螞蟻金服收購,第一家外資入華便花落PayPal。

 

說起PayPal,有過海淘經驗的用戶并不陌生,這家支付機構在美國本土頗具實力,而其創始人為特斯拉掌門人埃隆馬斯克。2002年,PayPal在納斯達克上市。

 

在此次國付寶的公告中,亦提及了部分有關PayPal方面的情況。據悉,PayPal是全球領先的第三方支付企業,擁有超過2.86億活躍支付賬戶。

 

對于中國這個市場,PayPal并沒有掩飾其大舉進場的強烈渴望。2011年底,PayPal向中國人民銀行遞交了支付牌照申請。不過,彼時央行對外資背景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牌照發放上意見并不明朗。

 

2015年,PayPal從母公司eBay分拆出來并很快再次上市后,當時PayPal亞太區副總裁Ro han表示,“目前PayPal在中國的主業依舊是跨境支付,我們同時也在繼續申請中國本土支付牌照”。

 

實際上,PayPal這家海外支付巨頭此時進軍中國絕非偶然。

 

此次國付寶股權變更的獲批,正意味著央行對于支付牌照向外資機構開放。經歷多年等待的PayPal,如今卻能順利突破政策壁壘,無疑正在傳遞一個明顯的信號:即金融業對外開放正在逐步擴大和深化,而外資機構的進場也正好迎來了這樣的黃金時期。

 

3月底的博鰲亞洲論壇、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的公告、9月1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的對外公告、9月27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八次會議,今年以來,多個政策動向無不指向著金融領域更廣泛領域的對外開放,而在多個業內人士看來,PayPal進入中國,無疑可以視為一個“標志性事件”。

 

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認為,此次PayPal正式進入中國境內支付服務市場,具有多方面意義。他撰文指出:首先,對境內外支付機構實現統一的準入標準和監管要求,有助于培育創新驅動的競爭新優勢,進一步優化支付產業結構。其次,適度引入外資支付機構,有利于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提升支付機構和支付產業的服務水平。再次,擴大支付清算市場雙向開放,有利于深化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改革,加快創新轉型,完善制度建設,擴大和深化金融業對外開放。

 

至于此次出讓股權的國付寶,業內并不陌生,由于違反清算管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等相關規定,2018年6月,國付寶被央行營業管理部給予警告處罰并獲4646.2萬元天價罰單。

 

據其微信公眾號介紹,國付寶是海航集團旗下成員企業,以第三方支付為基礎的科技金融綜合服務平臺,面向企業客戶提供B2B、B2C等各類支付及增值服務。

 

據天眼查顯示,國付寶控股股東北京智融信達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智融信達”)是海航集團全資控股公司,持有70%股權,另一位股東國富通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國富通”)是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全資子公司。

 

國付寶于2011年12月獲中國人民銀行頒發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業務許可,2015年獲基金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預付費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許可(海南省、陜西省、云南省、湖南省、北京市),資質也相對較為齊全。公司主要面向電子商務、跨境商貿、航空旅游等行業企業提供支付產品及行業配套解決方案。

 

自2017年中以來,海航集團歷經大量并購引發的流動性危機、董事長王健意外離世,陳鋒復出之后開啟一路“賣賣賣”,手中的多張支付牌照也處于待價而沽的狀態。而作為海航集團旗下四級子公司的國付寶自然也不例外。國付寶的巨額罰款、盈利困難,加之第三方支付市場的競爭激烈,讓海航系較早萌生了出讓其股權的想法。

 

對于靠牌照吃飯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國付寶的牌照可謂五臟俱全,一切都是現成的。

 

那么,對于急于進軍中國市場的外資支付機構來說,收購國付寶這樣的機構就成了進入中國最快的途徑。此次PayPal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實屬“雙贏”動作。

 

國內支付“雙寡頭”格局較難撼動,跨境支付或為突破口

 

美國支付巨頭PayPal進入中國支付市場會對中國帶來哪些影響?此舉對支付寶和財付通(微信支付)構建的雙寡頭格局能否產生沖擊?PayPal將采取哪些發展策略?

 

對于PayPal這樣一家市值過千億美元的支付巨頭公司而言,如今大舉進軍中國市場,也讓市場開始嗅到了來自第三方支付市場逐漸彌漫起來的硝煙。

 

不過,國內的第三方支付習慣已經形成,格局已經穩定。尤其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以及背后阿里和騰訊兩大巨頭牢牢占據寡頭格局,其中,支付寶具有強大的電商交易支付人群,微信有巨大的社交及線下交易背景,在此情形下,處于后發的PayPal如何發揮它的鯰魚效應令人期待。

 

盡管支付寶是模仿著PayPal的業務模式,借助中國移動支付快速迅猛發展這個背景而坐上中國霸主地位。如今,PayPal與支付寶,無論是從體量、規模等方面相比似乎早已不在一個層級了。

 

據上文所述,除了線下首單業務,國付寶的在支付領域的牌照范圍已經十分廣泛。但是未來PayPal究竟如何使用這張牌照,這在業內人士看來仍值得關注。

 

據北京某業內人士分析:“中國境內支付市場規模巨大,對外資機構構成持續吸引力。不過,雖然PayPal進入了中國支付市場,但是仍然面臨挑戰。由于中國支付市場有著其特殊性,PayPal等外資機構還面臨著對中國支付市場的適應。”他認為,PayPal未來在華發展仍然面臨挑戰。PayPal相當于國外支付寶,也就是說其在C端市場上的積累遠大于B端市場。但從國內的C端市場來看,當下國內的市場已經競爭已經十分充分了,而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巨頭早已通過補貼、構建完整的生態筑起了較寬的護城河,難以短期內撼動。

 

王蓬博表示:“新的機構進來,對促進我國支付行業發展、打破現有競爭格局、突破服務范圍和深度均有好處。但從行業角度來講,實際上國內市場已經趨于穩定。不管是C端兩個巨頭還是深耕垂直行業的支付機構都已經形成了巨大的護城河。”

 

實際上,如上文所述,國付寶主要面向電子商務、跨境商貿、航空旅游等行業企業提供支付產品及行業配套解決方案,即國付寶優勢在于B端。

 

不過,B端的競爭其實并不小。據上述業內人士認為,發力B端,需要前期巨大的積累,如人才、技術等方面均要有強大的投入才可以保證后期利潤增速的上升,否則很難進一步形成規模。然而,當下也有不少第三方支付機構正在深挖B端市場,這也讓PayPal在B端市場面臨巨大挑戰。

 

而從用戶使用的角度來看,王蓬博認為,PayPal相比國內支付產品較高的支付費率也可能會成為其擴展市場的重要阻礙。

 

據PayPal中國官網顯示,購物無需任何手續費,但使用PayPal收款時將會被收取小筆費用。中國的第三方支付企業一直以來大打便宜甚至免費牌,國內5‰左右的費率,遠遠低于國際上1.5%~2%的收費水平。

 

實際上,在得知PayPal進軍中國的消息后,就有網友開始建議PayPal,是否可以將此前較高的手續費適度進行降低。

 

而董希淼也表示,國內5‰左右的費率,遠遠低于國際上1.5%~2%的收費水平,加上對國內制度、文化的適應需要時間,因此短期內外資支付機構將不會選擇與國內支付機構短兵相接。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即便支付市場寡頭格局穩固,但對于PayPal而言,中國市場的蛋糕足夠大,足夠具備吸引力,競爭激烈也難以阻擋其進場的決心。據廣東某業內人士表示:“即便兩大巨頭占據超過90%的市場,但在中國這個龐大的支付市場下,多數的第三方支付企業仍然有利可圖,1%的市場規模就足夠養活很多企業。”

 

在經濟學家余豐慧看來,雖然在移動支付方面,PayPal不如支付寶和微信掃碼支付快捷便利,客戶體驗也不太好。不過,PayPal是名副其實的全球化支付平臺,服務范圍超過200個市場,支持的幣種超過100個。而在跨國交易中,將近70%的在線跨境買家更喜歡用PayPal支付海外購物款項。這兩點均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不能相比的。

 

他認為,PayPal進入中國的最大優勢在于國際跨境支付交易上。或阻礙支付寶、微信支付的國際化步伐。從這個層面看,PayPal進入中國能夠發揮鯰魚效應。

 

據悉,PayPal在中國跨境電商行業的地位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任何一家跨境支付公司可以輕易撼動。無論是跨境電商平臺收款還是獨立自建站收款,PayPal都是賣家們最優先考慮的選項,只因中國賣家沒有備選項。

 

王蓬博也有同感,他表示:“PayPal 實際上能有所突破的是在跨境支付行業,特別是收付匯方面對應的電商B2C。”

 

董希淼認為,PayPal極有可能將發展重點放在跨境支付上。他認為:“隨著“一帶一路”倡議深入實施,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和公民“走出去”,越來越多的外資企業和公民“走進來”,跨境支付需求旺盛,快速增長,或許會成為下一個藍海。”

 

實際上,PayPal在此次獲批進入中國市場之前,就已經與百度、阿里巴巴等國內互聯網企業、電商企業合作開展跨境支付業務。據統計,中國市場貢獻了PayPal的跨境支付業務的20%,而跨境支付占PayPal支付業務總量的21%。

 

目前,對于新外資方股東進場,如何開展中國市場的業務,國付寶暫未公布未來的發展計劃。

 

《商學院》將持續關注。

 

2019-10-12
江西多乐彩11选五